DongFeng于二零一一年八月8日就与T公司签定了股权收购底蕴合同

向来保守的东风汽车近来动作频频。10月22日,东风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格特拉克国际公司在北京签订了合资经营合同暨低扭矩DCT联合开发协议。
就在一个月前,东风汽车刚刚与T Engineering
AB公司(T工程技术公司,前身是今年退市的萨博动力总成公司,以下简称“T公司”)完成了收购其70%股权的签约。

此外,东风在国内并购上也开始频频出手。据传东风对福建汽车集团子公司东南汽车的重组也将于本月底签约,同时也有东风人士透露“本月下旬会有分晓”。不过这些说法尚未得到东风和福汽方面的官方证实。

作为“最赚钱的汽车央企”,东风以往在并购方面乏善可陈。据悉,其内部有两派意见,朱福寿、刘卫东等少壮派一直力主并购。如今,合资格特拉克、收购T公司、重组福建汽车,这些外界眼中的大动作,只不过揭开了东风大肆扩张的序幕,也预示着“少壮派”主导下的东风转向更为激进的扩张策略。

小成本海外试水

去年年底,东风开始参与萨博资产的竞购,也接触了现任T公司CEO Klas
Lundgren。东风给出的书面材料显示,东风于2011年12月8日就与T公司签署了股权收购基础协议。作为东风少壮派的代表,朱福寿亲自前往瑞典也表明其对此次海外并购的重视程度。

东风的此次收购计划分两期实施:先期完成收购T公司70%的股份,两年内完成剩余30%的收购。在收购金额方面,东风至今尚未透露。

T公司位于瑞典特罗尔海坦的Innovatum科学园区,萨博汽车破产清算后,子公司萨博动力总成分拆,今年1月2日重组为T工程公司。当前公司拥有32名员工,主要研究领域涵盖内燃机、混合动力车、纯电动车、传动系统和底盘控制系统,在汽车软件和电子产品生产开发方面的多年经验。

今年年初开始,东风汽车技术中心就与T公司深入展开了3个技术项目的合作。东风汽车承诺,将在T公司基础上,进一步拓展海外研发事业,从电子控制领域扩大为传动系及车型平台的开发。

不过据一位熟悉萨博破产过程的人士透露,T公司的32个工程师继承了一部分萨博动力电控和混动技术,但是不是核心技术人员还是个问号,收购价格也是“小成本”。这32个人之前主要从事通用Epsilon
II平台的瑞典本土化适应性改造项目,并不具备整车开发能力。

据其介绍,中日电动车联盟旗下的瑞典国家电动车公司(简称NEVS,国能生物发电集团董事长蒋大龙担任CEO)整体上收购了萨博动力,另外萨博破产前一些技术骨干独立门户成立号称萨博技术“梦之队”的LeaNova
和CombiTech,都使得T公司在成色上打了些折扣。

然而,东风方面却认为,“通过成功收购T公司,东风拥有了一支国际一流的、完整的电子控制团队,使东风得以在整车及动力总成电子控制商品化开发领域跻身国际先进水平。”

显然,东风看重的是T公司在电控方面的经验。在汽车研发中,车身电子和电控单元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同时又是各自主品牌厂家难以突破的技术瓶颈。

收购完成后,T公司将成为东风首个海外研发基地及研发团队,主要为东风乘用车和商用车业务提供电子控制等领域技术。

今年年初,东风汽车技术中心与T工程公司在3个技术项目上展开合作,东风还计划在T工厂公司基础上扩大海外研发范围,从电子控制领域拓宽到传动系统和车型平台的开发。目前取得东风支持的T公司已经开始大规模招聘瑞典当地工程师,特别是过去萨博的优秀工程师,甚至出现几家破产后分拆出来的“萨博遗产”互相挖人的情况。

海外收购T公司正式公布更大的意义在于释放了一个明确信号:多年没有并购动静的东风汽车已经重新开启了闸门。

并购闸门重启

自2002年与江苏悦达、韩国现代起亚重组后,东风汽车鲜有并购重组的举措。现任东风汽车董事长徐平自2005年开始全面主持东风的各项工作以来,其一贯低调、稳健的风格,也成为了东风的行事风格。

尤其是2008年出资20亿元参股哈飞失败后,以徐平为首的东风决策层对待并购重组的态度更加保守、谨慎。

去年年初,东风两位少壮派代表朱福寿、刘卫东被调回总部,分别担任总经理和副总经理。随着少壮派领导逐渐走向前台,东风开始在并购重组上发力,并开始根据战略需求有选择地进行重组并购。

在今年9月的全球汽车论坛上,东风汽车总经理朱福寿表示:“重组一事还没有确定,东风对于重组一直持开放的态度,同时也保持谨慎稳健的作风。”

他指出,在微增长情况下,一些弱小企业联合重组意愿增强,也使一些大企业获取资源的机会在增长,兼并重组在增强。

东风少壮派关于通过并购重组加强自主的声音逐渐得到决策层面的赞同。东风汽车董事长徐平在去年7月份的东风有限新中期事业计划发布会上曾表示:“政府支持汽车行业重组,我们当然要认真贯彻执行国家汽车调整的产业政策。作为东风汽车的企业领导人,越来越感到,我们市场能力的增长,赶不上市场给我们带来的变化和业务给我们带来的挑战,这也意味着东风需要重组。”

其实,这种决策层的变化早在2010年已经有所预兆,一个容易被人忽视的重组案例是,2010年东风通过重组东风杭汽实现了与台湾裕隆集团的合资合作。

去年,朱福寿上任后,东风开始实施“大自主”战略,随即,东风自主品牌发布了“乾”D300计划。根据该计划,到2016年,东风总体自主品牌销量达到300万辆,其中不仅有大乘用车,也有大商用车板块。

事实上,东风汽车此番如此急迫地重组福汽,特别是选择生产轿车的东南汽车下手,也是希望进一步扩大自己的自主品牌阵营,并助力东风“大自主”战略的实现。

紧随其后,东风重组福汽、川汽的传闻甚嚣尘上,而最有希望成为东风“大自主”战略下第一起重组案例的便是与福汽的重组。

谋取东南

在先期的重组福汽计划中,东风首先看中了福汽下属的乘用车合资企业东南汽车,并希望将其揽至麾下,成为东风自主品牌乘用车项目的有益补充。

然而好事多磨。原本定于9月17日举行的东风重组福汽签约仪式,在前一天被暂缓。

随后,东风集团内部人士在电话中确认,与福汽的重组谈判的确已到关键阶段,“重组基本框架已定,离正式签约不会太远”。该框架协议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在整合初期,东风可能占股东南20%~40%,当后者产销量达到30万辆时,东风的持股比例将扩大至60%。

东风与福汽原本计划签约的内容主要锁定两方面:一是重组的对象主要是福汽旗下的东南汽车等乘用车业务板块,而福汽旗下的福建戴姆勒、新龙马汽车等商用车业务板块则不在此次重组范围内;其次,重组后东南汽车董事长由福汽方面派出,但总经理则由东风方面担任,此外,东风方面还将派出30余人至东南汽车的关键管理岗位。

今年7月,东风汽车公司董事长徐平、东风汽车公司总经理朱福寿、东风汽车公司副总经理周文杰等人与福建省省长一行在武汉进行会谈,并达成合作的初步意向。

8月,东风汽车代表团对福汽集团整体业务发展及财务状况进行考察,并形成合作备忘录。此次会谈后,东风汽车集团与福建省政府达成初步意向,获得重组福汽的优先权。

然而,福汽集团董事长廉小强的态度却为原本顺利的重组谈判增添了不确定因素。9月初,廉小强在中国汽车产业发展国际论坛上表示:“让他们继续传(关于东风重组福汽的传言),就像当年北汽要重组福汽一样,最后没有结果。”

此外,取得三菱同意也是重组东南的一道坎。东南汽车目前的股东是福汽集团、台湾“中华汽车”和日本三菱汽车,三方分别持股50%、25%和25%。但由于三菱汽车和三菱商事共同持有“中华汽车”约14%股份,所以三菱共持有东南汽车约28.5%的股份,是东南汽车的第二大股东。

对此,国泰君安分析师张欣认为,这种由政府主导的重组,从企业、股东到政府存在多方博弈,即使签订了协议能否顺利进入实质操作还是个问号。

无论如何,东风决策层显然已在扩张重组方面达成了一致意见。在10月22日与格特拉克国际公司合资合作的签约仪式现场,东风汽车高管悉数到场助阵。这也意味着东风汽车未来还将在扩张道路上走得更远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